高手猛料免费

首頁>委員風采

李云才:我從農村來

2019-04-16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這樣農家出身的文人,盡管身著西裝,腳蹬皮鞋,踏在人民大會堂嶄亮光整的地板上,胸中掛懷的,依然是四時農事;心中裝的,有自己未脫農籍的父老鄉親;所惦念的,還是那片“希望的田野”。

◆李云才簡介:

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湖南省副主委,湖南省供銷合作總社巡視員。

勤勉的人,體現在方方面面。當然,朋友圈也算是一個檢視的窗口。

在李云才的朋友圈里,可以讀到的,除了每日一更的勤勉,還有樸實的詩情。就如同農人耕作后晾曬的豐收一般,他在這塊“自留地”里,晾曬的多是四時里觸發的精神收獲。

問及根由,朋友圈里早已有了答案:“大自然是很有啟發性的!”而受惠于大自然饋贈的農人本色,除了在李云才的精神世界里有著深厚蓄養,也在外貌上有著淋漓體現——

憨厚溫煦常帶笑意的面容,濃郁如偉人般的湖湘口音,還有行走時踏實而不虛浮的步伐,都有著彷如走在豐收稻田旁的錯覺。這樣農家出身的文人,盡管身著西裝,腳蹬皮鞋,踏在人民大會堂嶄亮光整的地板上,胸中掛懷的,依然是四時農事;心中裝的,有自己未脫農籍的父老鄉親;所惦念的,還是那片“希望的田野”。

長自田地

當時也說不清究竟幾歲,李云才已下地干活,“是父親帶著下地搗鼓的:春夏插禾,月夜種菜,深夜抗旱。”

記憶中,那時的明月格外清澈,月夜抗旱四人一個人力水車,不停作業,輪歇時,李云才常常望月亮,看星星。還未上學的他不曉得月亮上有嫦娥,星星會說話,鵲橋能相會,年復一年。

而跟著父親這個天下第一小的“官”——大隊小組長,常常要拼命去干,才能果腹度日。李云才記得,“把地挖好,整平,挖凼(田地里漚肥的小坑),放底肥,播完種,天還未亮,無鐘無表無手機,問天時,天還未亮,無奈是月亮。”

上學后,父親仍然要他早出晚歸干農活,也從未檢查過他的作業,而一整面墻的獎狀,也跟不識字的父親似乎沒有太大關系。

但有那個勤勞忙碌的背影在心頭縈繞,李云才就好像能夠自覺生長一樣,“用老師的話說,小學每次考試都是雙百分。”在10多年的中小學生涯中,學校給過的獎勵,老師給過的表揚,甚至學校還送過的幾次喜報,一步一步送著李云才走進大學校門。

中國人三代以上大多來自農村、屬于農民。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隨著城鎮化不可逆擋的趨勢,越來越多的農人走出農村通過選擇新職業入城成為了城市人。李云才的父親卻“逆向而動”,放著一份工業城市里收入不錯的體制內工作,回到了農村。信念承自血脈,為人子的李云才也在考取大學時選擇了農學,這么個注定跟田地打一輩子交道的專業。

畢業后的16年,李云才走過最多的是湖南雙峰縣的田間地頭。1986年到1991年,李云才擔任雙峰縣農委副主任、政府辦副主任兼任農業組組長,負責糧油技術和管理。

俗語道:湖廣熟,天下足。

1986年起,雙峰縣被國務院批準定位為全國商品糧基地和噸糧田開發重點縣。當時,袁隆平的雙季雜交技術配套試驗點正是設在這里,湖南早稻單產歷史最高紀錄也是在這里的試點取得突破。

“第一年,谷子突然增加了那么多,老百姓家里都裝不下了,院子里、堂屋里堆得到處都是。”作為工作組組長的李云才記得,當時有一家人僅有父親一人在家,盡管上門做了四五次工作,但他就是不肯加入示范區。無奈之余,李云才說:“也好,就留一戶做對比吧。”

到了過年,這家在外打工的兒子回到家,看到其他人家堆得高高的谷堆,心生奇怪問父親道:“為什么他們家有那么多谷子,我們家沒有呢?”

“他們都是按工作組說的種。”

這個例子足以說明,那時雙峰縣為什么能實現湖南早稻單產歷史最高紀錄,為什么實現了畝產噸糧田的全國最高紀錄并獲得了大面積高產豐收。

長時間在基層,李云才經常是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節假日也不回家。問他當時的工作具體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我們把雜交早稻的種子準備好、一家一戶地送良種,把非雜交稻種調換出來。隨時守在農村里,他們有什么困難有什么問題,隨時可以問。”

“有著強大的組織和群眾保障,才會有不斷突破稻產的紀錄。”樸素的信任下,才有著540個農戶同時行動。只有真正為老百姓考慮的隊伍,老百姓才會不假思索地完全信服:“只要是工作組說的,我們沒二話。”

“供”“銷”記憶

“大隊部、大喇叭、供銷社小店在橢圓形村莊的中心位置。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這個小店連接著全村人生產生活物資的供應,也把各家各戶需要賣出去的‘廢品’回收掉……”

這是李云才筆下,對兒時熟悉的農村供銷社的職能描摹。

而二分錢一盒的“洋火”、紅色尖頭的“辣椒糖”、煤油和作為年貨供應的“古巴糖”、橘餅,是李云才對這個供銷小店最初的深刻記憶。

“那時候,供銷社職工的待遇了不得,是吃國家糧的,要家里很不簡單才能進得去。”提及對當年供銷社職工的印象,已經在湖南省供銷合作總社工作10年的李云才,口中不由發出“嗬嗬”的感嘆聲。

今天,網上傳播著這樣一個段子:在《新華字典》這本工具書里,對“前途”一詞曾給出過這樣的例句:“張華考上了北京大學;李萍進了中等技術學校;我在百貨公司當售貨員:我們都有光明的前途。”

曾經有這么一個時代,幾億中國農民的買與賣,都由一家包攬。這獨一家,就是供銷合作社(俗稱供銷社)。而這句用作《新華字典》的示范例句,盡管容納有當時中國人的生活經驗,也魔性地展露出今日中國社會語境的巨變———中國短短40年的改革開放,走過了西方國家數百年的長途。

這在今日供銷社“員工”李云才的眼中,更是有著非凡的歷史穿越感,“中國農村靠著供銷社的統購統銷運行了幾十年,供銷社在穩定物價、調控物資方面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隨著改革大潮的到來,“小小的供銷社經過了上世紀70年代的盛期,80年代的徘徊期,到了90年代進入掙扎期,它終于干不過個體戶的‘提籃小賣’,厚重的巨輪、沉淀的歷史‘包袱’無法輕裝遠行,終于關門了,這個小店也被個體戶取而代之——形在,魂飛了。”

1992年至1998年,全國供銷社基層網點以每年10萬個下降,從最初100萬個以上,縮減至40多萬個,一些地方供銷社人去店空,漸漸淡出了農民的視線。取而代之的是逐漸發展起來的集貿市場、便利店、超市等購物場所。

“時間是一把利劍,能刺破蒼天的蒙紗。”20年快過去了,有一天,因李云才的老家搞衛生需要一個甩水托把,尋找周遭仍只有昔日的供銷社今日的小賣部仍在售賣,但卻沒貨,只得到幾公里以外鎮里的“智慧機”上網購了一個。

而聽說小賣部生意冷清,時關時開,更別提昔日的供貨與“廢品”回收等收購功能,李云才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其實,從“C位”走到邊位的供銷社并未完全沉寂,它一直在通過改革重新尋找新的定位。199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關于深化供銷合作社改革的決定》,《決定》要求,供銷社要“真正辦成農民的合作經濟組織”。

因為工作經歷一直跟農相關,李云才更容易理解供銷社這個“為農服務”的底色。

千億產業

長自田地的李云才,對從田地里生長出來的一切有著天然癡迷。譬如茶。

“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這句出自《神農本草經》的話,也可以引申為茶是源自刀耕火種文化代表的農耕故事。

“與工業化快速發展相比較,恬淡悠慢的農耕文化往往給國人一種閑適安全穩定的感覺;相對于城市化的駁雜與多變,鄉村則蘊含更多清緩、幽靜、詩意與溫情,它承載著親切鄉音、深摯鄉情,以及古樸的生活、恒久的價值和不老的傳統。”在今年全國兩會上,李云才深情闡釋著在中國傳統農耕文化中占據重要地位的茶文化的意義。

“茶始中國,茶為國飲,中國茶文化具有幾千年的歷史,深深地滲透到了中華文化的各個方面,為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所喜愛。”李云才建議,將每年農歷的谷雨節或4月20日定為中國茶節,并將中囯茶文化申請為世界文化遺產,同時設立中國茶業協會。

深情爾爾,源于熱愛。

李云才講述最多的,是他引以為傲的打造千億茶產業的故事。

湖南省供銷合作總社有個直屬重點企業——湖南省茶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葉科研、種植、加工、銷售、茶文化傳播于一體,專業制茶、全產業鏈經營的國家級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

“這家集團企業是由供銷社旗下的老茶葉公司改制而來的,2018年集團實現銷售收入65億元,出口8000萬美元,經營規模及綜合實力排名國內同行業第一位。”李云才像一位雄心勃勃的企業家,而根據他的介紹,到2020年全省該產業產值可以超過1000億元。這是源于思想成于行動實干出來的。

供銷社雖然一度沒落,但依舊是比馬大的駱駝。在李云才的侃侃而談中,能逐漸了解作為市場競爭主體的供銷社,依然具有其他組織無可比擬的全產業鏈巨頭的優勢:“新型經營主體的規模帶動優勢,資源整合優勢,全鏈條產業融合優勢,政策優勢……”

在眾多優勢下,僅這個茶企產業扶貧已達9萬多人,還正采取其他方式與農民結為緊密的利益共同體,“比如采取保護價購銷的方式,解除農民的后顧之憂。”在“精準扶貧”首倡地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50%的貧困人口依托茶葉產業脫貧致富。

李云才提出千億產業是在2013年,正如天上不會掉餡餅一樣,產業的發現,同樣考驗著某種功力。

因為有“農”字為人生鋪底,李云才能扎得下去。調查研究考驗的也是扎的功力。“不是調查一個企業,也不是簡單地走馬觀花,要通過實地現場去了解分析挖掘可能的潛力。”

“如果思想不統一,行動就不統一,政策就不能落實,產業就實現不了。”因此,統一方方面面的思想,是一個更大的難題,又是一切的前提。對李云才來說,這更是對勇氣的考驗。

“要全身心地投入,才能進一步深入研究、思考和探索,當有了這種強烈愿望后,才能圍繞一個目標努力思考、創造。只要能舍得投入,無論是精力的投入,還是時間與智慧的投入,或是奉獻精神的投入,鍥而不舍,總能夠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因為有著與政府、行業等多種層面的協調工作,李云才在講述時去掉了故事背景中不為人道的人和事后,整個過程似乎變成了滿滿一碗雞湯,但最深層次是為老百姓找一個出路,這個目標在他是明確的。

不離鄉土

為農服務,是供銷合作社的首位職責。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供銷合作社是促進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要繼續辦好供銷合作社,發揮其獨特優勢和重要作用。

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的決定》明確提出,到2020年,把供銷合作社打造成為與農民聯結更緊密、為農服務功能更完備、市場化運行更高效的合作經濟組織體系,成為服務農民生產生活的生力軍和綜合平臺。

作為全產業鏈巨頭,李云才所在的供銷社優勢再現,尤其在鄉村振興的新語境下。

這也使得2018年8月受邀參加全國政協“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雙周協商座談會的李云才,有機會為供銷社理直氣壯地打Call:“供銷合作社長期扎根農村、服務農民,點多、面廣、線長,在參與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現農業高質量發展上,有著天然的不可替代的優勢。”

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的統計數據顯示:過去5年來,我國恢復重建基層供銷社1萬多家,總數超過3萬家,鄉鎮覆蓋率從2012年的56%提高到95%。

湖南數據顯示,湖南全省供銷合作系統以銷售農產品為主攻方向,推動農產品上網銷售,截至2018年底,已成立專業電子商務公司173家,開展電子商務業務企業達451家,全年電子商務銷售額253.2億元。全系統“線上線下”實現購銷總額3529.3億元,同比增長28.8%。

盡管在接受采訪時,李云才真摯鄉情、深蘊鄉音溢于言表,但細品他的文章詩作,文字功底以深厚見長,尤其詩情過人。

上世紀70年代末讀大學時,李云才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就是獲得過寫作比賽一等獎。當時因年少羞澀,競賽稿是花8分錢寄去的。他清晰地記得,獎金是4元錢。“4元錢是什么概念?當時,鄧稼先發明原子彈被獎勵10元,發明了氫彈又被獎勵了10元。”他以例舉的方式,估值了這4元錢在當時蘊含的某種文化分量。

后來,很長一段時間因為太忙了,他幾乎不再寫詩。直到這幾年因為有了手機,李云才又重拾舊好。“不用到辦公室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可以在‘瞬息之變’的這種零碎時間里,方便地寫在手機上并加以儲存,再找時間打印出來……”成于腦的生產方式,加上便捷的制造過程,使得李云才的每一次更新朋友圈總有新詩出爐,耐人尋味。

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由此觀之,李云才的心志,總不離自然,從不離鄉土。

這讓人不由想到,人類與自然的關系,從崇拜到改造再到征服,直至如今的謀求協調發展,走過了千萬年后直至和諧相望,這是一個真正強大后又復歸平和的漫長征程,其中映射出的,是如李云才一般的人類個體,地理遷徙復又精神回歸的自然歷程。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高手猛料免费 新濠博亞娛樂大股东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16234第一彩 90足球比分网 玩极速时时是骗局吗 智能投注系统 山东时时 幸运飞艇五码一期计划人工 最新pt游戏平台 宝龙